站内搜索
 
·加入收藏 ·广告服务
?????
主流媒体  舒城门户   首 页
 
舒城新闻 | 魅力舒城 | 舒城广电 | 舒城论坛 | 网络电视 | 广播在线 | 电子报刊
民生工程 | 招商引资 | 在线访谈 | 本站专题 | 舒城名人 | 旅游资讯 | 下载服务
生活资讯 | 科学教育 | 龙头塔下 | 企业在线 | 文体娱乐 | 舒城图酷 | 舒城汽车
舒城:巡查公告! 更多>>
  邮箱:8623660@163.com 新闻热线:0564-8623660
乡镇信息:
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阅读信息
江湖梦才是真的梦——古龙诞辰75周年
发布时间:2013-06-20 16:16:57 [字号: ] 阅读次数: 8712

导语:还有多少人读古龙?在他已载酒远行的今天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他的名字从来未曾远去。最新版的《古龙文集》在近日发布,再次勾起人们的青春回忆,也让后来者有了进入古龙武林世界的契机。在众多的武侠小说家中,古龙是出类拔萃的一位,同时代能与之比肩的仅有金庸和梁羽生,至于温瑞安、黄易等属于后生晚辈了。古龙在武侠小说上的成就,或许正如评论家所说“古龙之前无新派”。而越是都市中的现代人,越容易读懂古龙——在“黄金时代”的所有武侠小说家里,古龙,无疑,是最有现代意识的那一个。

仗剑载酒侠客行 欢乐英雄浪子情

写得潇洒 活得随意

  古龙曾说:我不是圣贤豪士,我只有一腔热血。作为一代武侠宗师,古龙一生留下了70多部著作,开创了近代武侠小说新纪元。但说到古龙本人,外界对其知之甚少。他的嗜酒、好美食、好美女等,都如捕风捉影般让这位风流才子神秘十足。

古龙是“李白” 金庸是“杜甫”

  读过古龙小说的人都知道,浪子是当然的主角,而朋友、女人和酒则是永恒的主题。有人比喻说,古龙是李白,金庸是杜甫,因为前者好酒、浪漫,而后者给人的感觉则更为沉稳。从他们各自外在的性格来看,这种比拟不能说没有道理,但是如果换以作品的角度,可能这话就要反过来说了。古龙早年生活坎坷,尝尽世间炎凉,所以小说中多有对底层社会与复杂人性的表现;而金庸出身世家,生活优越,反映在他的武侠世界,是天马行空的“成人童话”。

  古龙早期作品沿袭台湾的司马翎、香港的金庸等前辈作家的故事架构,无非是热血青年闯荡天下的故事。因为急于换稿费谋生,所以不少小说都属于粗制滥造,让人无法卒读。以1965年《大旗英雄传》为分水岭,古龙作品发生了质变,到了中期,有了《武林外史》、《绝代双骄》等名作,后期更是有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、《楚留香传奇》、《陆小凤传奇》、《欢乐英雄》等大作出炉,它们的主人公沈浪、李寻欢、楚留香等,大都身世飘零,经历坎坷,寂寞孤傲,但他们又是聪明、冷静、富有极强逻辑思维的智慧型人物,在小说中破解一个个谜题。(资料来源:《国家人文历史》2012年第15期)

欢乐英雄 女人美酒

  现实中的古龙身高不过一米五六,被同学送过外号“熊大头”。然而他小说里的美女全部都是长腿细腰。在《午夜兰花》里他写过一个女人,“她很高,非常高。高得使大多数的男人都一定要仰起头才能看到她的脸。对男人来说,这种高度虽然是种压力,但却又可以满足男人心里某种最秘密的欲望和虚荣心”。

  你大概不知道,古龙曾经为了取悦自己喜欢的女人,而试图减肥,弄到身体大伤——这多可笑,但可笑里又埋着多么难以启齿的渴求。他写过一本小说叫《大人物》,闺房里的田大千金小姐,对外面世界跃跃欲试,从听说的江湖故事里喜欢上总是扎着红丝巾的大侠秦歌。而杨凡矮矮胖胖,其貌不扬,头大如牛,像个猪八戒——这样的外貌描写,几乎就是古龙本人。在书里,古龙让田大小姐爱上了杨凡。这是古龙最甜蜜的一本小说,甜得几乎像言情。

  那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小说古龙也写过。他写《碧玉刀》,开篇就是北方的少年段玉第一次出行来到江南,带着银票和家传宝刀,要向一位江南女子求婚,他在西湖边,自己钓了两尾鱼,喝了四角酒,江湖少年春衫薄。

整个人生听起来都像精彩的段子

  古龙大概是一个很需要仪式化的人。他的整个人生听起来都像是段子。他嗜酒如命,明知道自己到了肝硬化末期,也仍然牛饮,最后如愿以偿吐血而亡,死别的时候,他离婚的妻子不知消息,女友也未曾见到;他爱交朋友,家中女佣被吩咐,只要是来找他的,无论是否他朋友,无论他在不在,都一定要请进去,奉上两盏美酒或一杯清茶。

  古龙有一张经典照片,已经是他人生末期。留着小胡子,但并不是陆小凤式的潇洒,双手交叉抱于胸前,意兴阑珊地看着侧方。极为瘦削。那是一个完全属于他自己的瞬间。他豪气,喝酒喝到兴头上对餐馆老板说,“这层楼的单我全买了”,因为打包票买单,欠下十万百万的台币;他纵情声色,不仅一辈子女友众多,还曾因为和19岁的小影星交往而被对方父母告上法庭……这些段子支撑起古龙的生平,让古龙的生平看上去貌似生动,但也让他的一生抽象得难以触摸,随便他的哪位朋友回忆起他,无非就是类似这样的片段。(资料来源:《看天下》2013年第9期)

 
BRIEF 2

风流剑客多情郎 武侠小说定三观

正义与邪恶,做人做事的性情与原则

   古龙笔下的朋友相交,完全是现代都市式的,彼此尊重而保留个人空间,绝不干涉对方的生活方式和隐私。有人认为要把《欢乐英雄》拍成电视剧,一定得是《老友记》的拍法。这种关系与金庸笔下彼此绑得紧紧的武当七侠相比,有极为显著的区别。

年轻时读武侠小说 培养了现代公民意识

   很多人在青春时都痴迷过武侠小说,那个年龄阶段正是要开始一段现代公民意识的启蒙的时期。在王小波、林达、顾准、洛克、约翰·密尔、潘恩、波普尔、哈耶克……之前,古龙就早已经在那里了。

   在许多人的少年时代,古龙如同一道敞亮的阳光,驱散了内心的闭塞与幽暗。武侠小说对于这一代人的重要,在于它在信息和娱乐极为匮乏的时代,打开了视野和想象力。在学校的意识形态教育开始消解的背景下,武侠小说甚至重塑了一代人对于传统和价值观的认知,过去被视为封建流毒的“忠孝仁义”重新被正面解读,江湖道义成为新的人生价值体系。

古龙笔下的侠客们永远是精神上的高富帅

  然而对于一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孩子而言,武侠小说在热血的另一面,则是暴戾与灰暗,在强调“侠义”的同时,对个体生命的尊重完全缺失,人物性格普遍褊狭拧巴,动不动就拔刀相向,杀别人,也杀自己。

  古龙的出现则颠覆了原有的武侠世界,古龙笔下的英雄们,大多都有一种特质:“never mind”,跟别的武侠英雄不一样,他们没有要死守的襄阳,没有灭门的血仇,没有无限效忠的师门,甚至都没有坚贞不渝的爱情,他们活得轻松、舒展,有品质有情趣,行侠仗义不是道义责任而是做爱做的事。在最看重快意恩仇的江湖里,小鱼儿会说:“我从来都只报仇、不报恩,而且报仇太麻烦也就算了。”高渐飞四处约战高手,但惨败之后洗睡醒来跟没发生过一样。在这种心态下,一出生就背负着悲惨命运的小鱼儿是自由快乐的,坐游艇喝红酒到处泡美眉的楚香帅是自由快乐的,饿着肚子在屋檐下数冰柱的郭大路王动是自由快乐的。别的作家笔下总是上演苦大仇深的屌丝逆袭,而古龙笔下,英雄们或富或贫,但精神上都是永远的高富帅。

古龙颠覆传统武侠小说价值观:宽容、法制和尊重生命

  这种“never mind”的特质在很大程度上滋润了人的心灵,驱散了青春期的紧张与迷茫,使人慢慢变得开朗、阳光起来。

  古龙小说有两个情节对人影响极大,一个是《边城浪子》里叶开面对杀父仇人,选择了宽恕而非复仇,古龙反复强调,仇恨永远是错误的,宽恕比复仇更高贵勇敢。另一个是《血海飘香》里楚留香在击败妙僧无花后,要将他交付官府,“因为我既不是法律,也不是神,我并没有制裁你的权力”。

  这两点,使得古龙完全颠覆了传统武侠小说的价值观。多年以后我才明白,这其中包含了现代公民社会的基本原则:宽容、法制和尊重生命。

  无疑,古龙是那一辈武侠小说家中最有现代意识的一个,这种现代意识首先表现在对个体自由的极度尊重,古龙的主角,不会因为自己是契丹人就拔剑捅了心窝,不会因为结交几个邪派朋友就被灭了满门,不会因为老婆害得师兄残废就苦逼得活不下去。在古龙那里,家国、族群这些概念永远处于末位,而个体的自由意志才是首要的。(资料来源:《看天下》2013年第9期)

 
BRIEF 3

小李飞刀成绝响 都市遍地楚留香

充满现代意识,写出现代人的生活世界

   最能代表古龙小说现代特征,也最能引起一部分现代读者共鸣的,是他在小说中灌注进大量的现代情事、现代意识。小的如现代人特有的某种机会——女人怕人说她发胖,现代人常有的某种偏嗜——男人喜欢冒险、追求刺激,现代社会常见的某种场面——赌馆、妓院、拍卖场所的情景等;大的如现代人新建立的某种道德观念、伦理准则,新出现的某种心理特征等。

男女情爱处处见 金庸古龙各不同

  古龙小说与金庸小说一样,仍属于侠情之系统,即不光写侠者行径,也写儿女之情。但金庸笔下女人对爱情极为坚贞,而古龙则常描写一种浪子型的情爱,女人均较为放荡。金庸基本上肯定真正的感情是一对一的,而在古龙笔下,女人不仅突破了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教之大防,大多数还抛弃了从一而终、死守贞节的传统信条,建立了新的贞操观。如《绝代双骄》中的胡药师原着意于白夫人,而铁萍姑则曾失身于江玉郎。但后来胡、铁两人在患难中同病相怜,由怜生爱,终结伉俪。这种描写显然更具现代品格。

  女人过于妖冶令人生厌,但拘囿于旧礼教也很难获得现代读者的认同。古龙对情爱的描写有时还向两极延展。在他笔下,一部分人物建立了更为高尚的现代爱情、婚姻观,如黑蜘蛛对慕容九的无条件的爱,以及深受礼浴教养的沈璧君的个性觉醒。而另一些人则由放荡发展到淫荡。如果说,风四娘、铁心兰、沈璧君等为了救人、胜敌等特殊需要而以胴体诱惑对手尚情有可原,那么“小公子”、白夫人等动辄脱衣解带、投怀松柏的举动就只能令人嗤之以鼻了。

不再写神、写魔头 而是写出活生生的人

  古龙一再声称自己以抒写人性为创作的中心。他认为,情节的诡异变化已不能算是武侠小说最大的吸引力,而人性中的冲突,却具有永恒的吸引力。武侠小说已不该再写神、写魔头,而应开始写人,活生生的人,有血有肉的人。

  有的作家将人的社会性存在,人的理智感、道德感视为人性的基本,因此偏重于描写人性美善的一面。有的作家则将人的生物性存在视为人性的基本,因此偏重于描写人的欲望、本能。古龙显然属于后者。当然,他也曾描写了燕南天大侠救乳燕于苍鹰爪下的悲天悯物胸襟;江小鱼摒弃“冤冤相报,血债血还”旧俗的新观念;楚留香重视人的尊严,不忍心杀人;沈浪宁担永生恶名,也要救活千万名丐帮的人道情怀。但比起人欲、本能、变态心理的大量描写,这些几乎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点缀了。因此古龙所谓“人性的冲突”,基本上指的是欲望的冲突。

刀光剑影里聚集传统 快意恩仇中彰显现代

  古龙的小说保留了中国古典小说的许多特点,如结构严密、故事性强,有头有尾。虽然场面转换快,但情节却基本按时间顺序,甚至有意识地减少大幅度的时间跳跃。与古代优秀小说一样,古龙注意刻划人物形象,人物繁多但各具性格特色。此外,古龙小说虽然输入大量现代意识,但也仍保留不少传统观念。但这并不意味着古龙有意结合传统与现代而建立新的通俗文学形式。

  传统因素的保留有些是无意识的,因为任何人都无法完全割断传统,何况“新”武侠小说是从旧武侠小说都有这种“杂烩”性质,对各方面的素材,无论是历史的,还是现实的,人文的,还是自然的,实在的,还是虚幻的,乃至普通生活常识、社会现象,均信手摘拈,加以利用。这是武侠小说容涵量大、抒写自由,有时需搜奇猎怪以招徕读者的文学特征所决定的。   

  这种包罗万象的“杂烩”性,不仅迎合了读者的娱乐需求,同时使武侠小说具备一种特殊的文化价值——成为大量文化资料的辐凑,并从这些资料中透露出社会生命的脉搏,称之为“百科全书”也许过誉,但在刀光剑影中聚集这丰富的文化信息却是事实。金庸、梁羽生是如此,古龙也不例外,甚至更为庞杂。不同的是,尽管外表上金庸较为写实,而古龙更为诡怪,但实质上金庸乃侧重于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的描绘、诠释和新解,古龙却主要立足于对现代社会文化现象的鉴照和折射。古龙小说离中国的历史、地理、文化、民俗日远,日益失去中国武侠小说独特的古典况味,但却与现代人的生活、情绪、心灵、爱好稍近。 (资料来源:《福建论坛(文史哲版)》)    转载自搜狐网  黑洞纪事第62期

 

二维码

“扫一扫” 新闻随身看


  舒城免费信息发布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

搜索相关主题请点击
Top [收藏] [字号: ] [打印] [关闭]
★ 其他信息

· 心灵鸡汤:甘做小卒的人才能最终成为帅才 (2013-06-24)

· 北京遇上温哥华 (2013-06-20)

· 我的小老外生涯 (2013-06-20)

· 捍卫高考公平就是捍卫中国梦 (2013-06-09)

· 那些年 我们一起经历过的高考 (2013-06-09)

· 学会示弱是一种智慧 (2010-01-18)

· 心理专家提示成熟人格需达到四条标准 (2010-01-06)

· 心中的雪还在下 (2009-12-15)



舒城县广播电视局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
主办单位:舒城县广播电视局 地址:舒城县城关镇凤池苑小区广电中心
联系电话:0564-8623660 传 真:0564-8624824 信箱:sccmnews@163.com QQ:851908915
皖ICP备07011113号 Copyright ◎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舒城传媒 皖网宣备070025